<cite id="f33dx"><noframes id="f33dx">
<del id="f33dx"><th id="f33dx"></th></del>
<ins id="f33dx"></ins>
<ins id="f33dx"><noframes id="f33dx"><ins id="f33dx"></ins>
<menuitem id="f33dx"><span id="f33dx"></span></menuitem>
<del id="f33dx"></del>
關于ZAKER ZAKER智慧云 免費視頻剪輯 合作 加入
ZAKER新聞 04-21

陶勇:站在地圖面前,好奇每一個碎片

2022 年 4 月,距離 1·20 北京朝陽醫院傷醫事件已過去兩年多的時間,作為該事件受害者之一的眼科醫生陶勇,左手斷掉的神經仍未長好。

那是一只做過 1 萬 5 千多臺眼科手術的手,原本靈巧而穩定,如今卻無法伸直,動作受限,再也無法操作高精度的眼科手術。

而陶勇也已經接納了這一切。從鬼門關逃出后的他,對自我的生命歷程、個體與周遭的關系、治病與救人的方向也有了更多的思考。

思考使陶勇進入到更寬廣的生命之圓里,一幅世界地圖似乎就在他眼前徐徐打開。在那一片明亮與廣闊里,也有缺片和留白。

于是,他好奇身邊那些充滿可能性的碎片,好奇它們將如何填滿地圖上缺失的一角,而伴隨這種好奇的,是一種唯有在純真者身上才有的相信 ——“無論是什么樣的碎片,我都相信,它會讓我面前的這幅世界地圖更完整”,正如他從來不愿把別人想得特別壞,正如他在直面黑暗后仍舊選擇相信這個人間。

而這種對人對事的態度,并不是陶勇在受傷后才有的,這不是一種結果,而是一種本質狀態。

再有不到一個月,他就四十二歲了,作為一名醫生,他看過太多無奈的世情,自身也經歷過不幸的際遇,但幾乎所有接觸過他的人都會感覺到,在他身上,有種“少年氣息”從未離開過,那是對世界的好奇,對光明的熱愛,以及不經意間流露出的幽默與可愛。

盡管不能親自做手術了,這兩年多來,他依舊會出門診、指導手術、從事科研。同時,他也做了許多新的嘗試,比如投身公益、參加演講、寫書等。除了眼科專著《眼內液檢測的臨床應用》,他還陸續出版了《目光》《自造》等面向大眾的作品。

隨著生命的成熟,陶勇還有一種感覺 ——那些過去看似無用的碎片,正在悄悄連點成線,它們的存在,的確讓他眼前的地圖愈加完整。

時光倒流回八十年代,彼時,由于母親在新華書店工作,書店就成了陶勇常去的地方,在那片書籍的海洋里,父母從不限定陶勇要讀什么書,于是,那個小小少年不管什么書都翻一翻,武俠小說、經典名著 …… 哪本好看就讀哪本。

幾十年后,陶勇回憶往事時,覺得那些沒有目的、看似無用的事情,已在不知不覺間對他產生了作用。他發現,他的內核其實是一個務虛的內核,是一個形而上的內核,也是一個理想主義的內核,而這種內核,就是在廣泛閱讀和非功利性閱讀的過程中塑造的。

一切正如威廉 · 吉布森在《全息玫瑰碎片》里寫的,每一個碎片都從不同角度揭示著玫瑰的模樣。那些出現在生命中的人和事,都讓陶勇對人生有了更多的認識。

在這個枝枝蔓蔓綿延依舊的春日,ZAKER 新聞對陶勇進行了專訪,我們撿拾碎片,聊聊碎片。

 
ZAKERX 陶勇

ZAKER遭遇暴力傷醫事件后的這兩年,你陸續出版了《目光》《自造》等作品,推動你寫作的動力是什么?

我自己一直是喜歡寫點東西、喜歡總結的,這兩年,我也有了很多感觸。我去了十多所大學,包括清華、北大等,接觸了很多同學,這些都是在千軍萬馬中通過了獨木橋的天之驕子,但他們對人生有很多迷茫,覺得人生找不到方向。

我作為一個醫生,治療眼病是我的使命,除此之外,幫助這些青年人更好地找到自己的人生意義和方向,我覺得我也有一種責任。我的天性讓我愿意去分享自己的經驗 —— 就是在醫學這樣一個看似很枯燥無聊、甚至有風險的一個行業里,如何能一直保持很大的樂趣、堅持到今天。我希望透過醫學窺鏡,把一些想法分享給大家。

 

ZAKER你覺得,寫作和做手術,有相似的地方么?

都是解決問題?做手術其實就是,發現了哪兒有異常的組織,我們要把它切除,然后寫書也是一樣,因為你不可能完全是無病呻吟,而是當你發現了有這樣的一些問題,然后你愿意給出你的一個處方,你才會去寫作。

 

ZAKER除了寫作,我們知道你也很喜歡閱讀。在閱讀這方面,當下有關于淺閱讀和深閱讀的討論,你如何看待這兩種閱讀模式?

我覺得這兩個,哪個也不能取代另一個,它們是并存的,就像快餐和美食,我們都需要。盡管快餐可能不如美食那么營養豐富,但有總是比沒有強,而美食則能滿足一些有更深層需求的人的需要,相對而言可能更小眾。

淺閱讀和深閱讀不存在矛盾。很多讀者一開始可能是淺閱讀,但是讀著讀著,當他們讀到了一本兩本好書,當他們發現這些書跟他的生活能夠產生一個關聯和共鳴的時候,可能他就會選擇垂類里頭的書,進行深閱讀了。

 

ZAKER除了專業書籍外,你平時也很喜歡讀一些哲學書籍,而在當下,哲學書可能會被一些人視為“無用之書”。你怎么看待這種“有用”和“無用”的說法?

如果按照世俗的觀點,可能幾乎所有的書都是沒有用的。作為一個動物的人,滿足了生理需求、補充能量就可以了,不需要讀書,所以原始人類就不需要書。

“用”本身來說就是意義,我認為這是個動詞,它并不是在當下就能夠顯現出來,很可能需要一段時間,你才知道它有用還是沒用。

 

ZAKER在你看來,那些世俗定義中的“無用之書”,于人生的意義是什么呢?

我覺得人生可能分為兩個階段。一個階段是模仿,別人教你,比如你想學做菜,就讀一些關于怎么做菜的工具書,然后就模仿。

但是還有一個階段是超越。在這個階段,可能不一定能找到答案,有些事情可能需要你自己創新,用獨立思考的能力,自己去辨明方向,去找到屬于你自己的答案。在這個過程中,其實讀“無用之書”是很有幫助的,因為它突破了你思想的邊界,可以讓你插上想象的翅膀。

 

ZAKER你說過,自己不是一個保守的醫生,而是很樂意去了解新鮮事物。那么,在這樣一個日新月異的時代,你是否會有焦慮感?

這倒不會,因為人要尊重規律。你可以對年輕人的世界有好奇,想要了解更多,但是你沒有必要非得把自己按在那個位置上。我沒有很焦慮,我就覺得自己會很開心,因為一直對生活有好奇。

這種感覺就像,一幅世界地圖擺在我的眼前,但這個世界地圖不完整,所以我會很好奇,不知道身邊的這些年輕人,不知道我看過的這些書,不知道我經歷過的這些事兒會是什么樣的一個碎片。但無論是什么樣的碎片,我都相信它會讓我的世界地圖變得更完整,所以我不會焦慮,而是覺得很開心。

 

ZAKER和你交流時,我確實感覺到,你有一種四十歲的人難得的“少年氣”,但又沒有年輕人普遍的那種焦慮感。

加繆說過,有的人 40 歲時死于自己 20 歲時向自己心臟開出的那顆子彈。所以,如果你自己覺得,我已經落伍了,我已經過時了,這會不自覺地給你上了一道精神枷鎖,就會限制你的進步。

 

ZAKER近些年,生活中的不確定性好像越來越多了。對此,有些人可能會感到迷茫,那么你在你的書中也給出了藥方,但有些人可能走向了麻木與冷漠,你怎么看待這種現象?

在中國的傳統文化里,太極圖是很典型的,有陰有陽,陰里邊包著陽,陽里邊又包著陰。在你剛才說的“不確定性”面前,我們的應對方式無非兩種,一是用冷漠包住自己熾熱的內心,二是用一個開放探索的內心去包住那個冰冷的寒冬。

對于我來說,其實我并不想去改變每個人的習慣性做法,我并不想去說教、同化別人。因為每一個人都有每個人經歷的事情,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痛苦,你只是單純地說 —— 你就應該振作起來、你就應該怎樣,我覺得這是脫離現實的說教,沒有太多意義。因為我們自己沒有沉浸在那種生活的陷阱之中,我們沒有經歷過人家生活中的一些苦惱。

 

ZAKER那當冷漠蔓延時,我們可以做什么?

我覺得,我們可以做到的是形成一個環境,就是當冷漠的人多了,它就會變成一個寒冬。而當我們每一個人都把自己變成一片綠葉的時候,春天不知不覺就會來到。

我們能做的事,就是告訴大家,你可以用陽包住陰,告訴大家,我們可以去形成一片春天,形成一個環境,用一個溫暖的環境去抵御凜冽的寒風。

 

ZAKER在行動方面,我們也看到,你還發起了一個公益項目叫“光盲計劃”,能不能介紹一下這個公益項目?

好的?!肮饷び媱潯鄙婕暗絻蓚€方面 —— 科學和人文。一方面,我們要用科技的手段,如干細胞技術、眼內液檢測技術、基因治療技術以及腦機接口技術等,不斷利用世界上最先進的科技手段,讓更多人避免因為誤診、誤治而失明,讓更多的盲人有恢復光明的可能,將光明引入眼中;另外一方面,針對那些已經失明和低視力的人群,我們采用心理關愛、生活重建、職業培訓、再就業指導等措施,讓他們仍然可能尋找到實現人生價值的機會,失去光明,但不失去希望,用人文將希望引入心中。

這個計劃,是我們一輩子要去做的事,這件事情一方面要去科研開發、推動科技成果轉化,另外一方面也要借助科普手段及公益方式,將人文和科學兩方面都做好。

 

ZAKER在當前這個階段,“光盲計劃”的主要工作是什么?

當下最主要的是兩個項目,一個是巨細胞病毒視網膜炎的人工智能篩查項目,一個是盲校錄音棚項目。這兩個項目我們已經啟動了,一個是在北京市兒童醫院有落地,還有一個是在北京市盲人學校有落地。我們接下來會花很多的時間把這兩個項目先打造起來,同時一點一點地復制、擴大到全國的其他地區。

 

ZAKER我們知道,你最近還有一本新書叫《保護眼睛大作戰》,這本書主要講的是什么,創作的機緣又是什么呢?

這是一本關于眼健康知識介紹的科普漫畫書。之所以寫這本書有兩方面原因,一方面,我本人是一名眼科醫生,我知道近視在現在已成為危害青少年健康的一個普遍的眼病,國家也是高度重視,但這個眼病也有很多誤區,大眾其實需要了解。

另一方面,自己作為孩子的爸爸,也是希望中國家庭的爸爸媽媽們多多關注孩子的視力情況,希望孩子們不會因為學習任務重而影響了視力。

 

ZAKER在這本漫畫里,你主要負責的是哪個部分?創作中最大的挑戰是什么?

首先是內容策劃,例如要科普哪些疾病,然后是把關、反復斟酌,思考怎么能讓孩子喜歡。這里頭最大的挑戰,我覺得其實就是怎么用孩子喜歡的語言把這些科普知識呈現出來。

 

ZAKER在這本漫畫里,你給自己的漫畫形象取名叫陶小淘,為什么會想到這個名字?

因為我女兒的名字叫陶陶,兩個字都是陶,當時起這個名字也是因為樂陶陶嘛,希望她很開心快樂。陶小淘這個名字就是從我女兒的名字衍生來的,同時,也希望用這樣一個帶有喜感的名字,帶給孩子們親切的感覺。

 

ZAKER在日常生活中,你是不是也比較注重女兒的視力健康?

沒錯,我們全家都很重視孩子的視力。作為眼科醫生,我自己是知道的,近視問題,任其發展下去會成為高度近視,眼底多多少少會有一些病理性的損害。另外,近視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是致盲性眼病,它的危害還是很大的,近視的人群發生視網膜脫離的概率要比非近視的人群高 40 倍。

另外,我覺得,孩子的成績是一時的,但孩子的視力是一輩子的。所以,我希望我的孩子不要以眼健康為代價來換取成績,那是不劃算的。

 

ZAKER接下來還有出書計劃嗎?

未來還會出一本書,叫《壯壯尋醫記》,我有一位盲人患者小朋友叫薇薇,也喜歡寫作,所以我們一起創作了這本小說,但是很短,是只有三四萬字的一本小小說,講述的是來自農村的壯壯在患上了眼疾之后,如何不放棄自己、孤身一人去城里尋醫的故事。

 

ZAKER期待你的新作品。世界讀書日快到了,陶醫生能和我們分享一些關于閱讀的感悟嗎?

書籍本身是一盞明燈,我們需要用閱讀這種方式開燈,然后你會發現,原本黑白的世界一片光明。

ZAKER 新聞出品

采訪、撰稿 / 黃靖

設計 / 陸盛華 盧鍵昌

視頻 / 陳澤欣 李永煜

以上內容由"ZAKER新聞"上傳發布 查看原文
頭條新聞

頭條新聞

時事熱點 一手掌握

訂閱

覺得文章不錯,微信掃描分享好友

掃碼分享

熱門推薦

查看更多內容

ZAKER | 出品

查看更多內容
亚洲熟妇无码一区二区三区,弄的老熟妇死去活来,4399神马视频免费观看大全,亚洲成av人片在线观高清